原创: 裴超  裴超工作室

漫步白月光转载

昨天有一位朋友问我:“裴老师,我对朋友很真诚、很实在,但每当我有事的时侯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,很纠结也很伤心,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

其实有不少人有过这样的困惑,甚至还有人问过我:“既然真诚对人换来的是别人对你的伤害,那我们是不是也要学会圆滑世故呢?”

其实在这件事儿上很多人的逻辑关系是这样:我既真诚待人,他人必会真诚待我。如果我真诚待人,人却坑我,那我便不该真诚待人,尔虞我诈虽然不好,但换来的却是心理平衡。于是我们发现身边真诚的人越来越少,圆滑世故的人却越来越多。

这个观点乍一看貌似有理,但仔细分析却是经不起推敲的。“真诚”是自我待人的原则,这一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古今中外没有哪个国家或民族的主流文化会去教导人们尔虞我诈、勾心斗角,这既源于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,也符合人类的利益与发展规律。然而既然我们的“真诚”没有问题,为什么结果却往往不能让人满意呢?个人愚见,问题的关键在于“识人不明”,说的更直白一些,就是分不清好坏人。

“真诚”本没错,但识人不明,导致的结果便往往是所谓的“真心换来伤心”。

“世间若有千种人,便有无限种人心”,学会甄别什么样的人可交,什么样的人要敬而远之是我们人生的必修课。我们身边固然有刚正不阿的君子、心怀悲悯的善人,也自然有口蜜腹剑、两面三刀的小人。我们常能看到一个人得意时前呼后拥、春风满面、酒肉朋友一大堆,然而一遇见困难,这些人则一哄而散,丝毫不在乎什么往日情分。还有一些人,“用人时向前,不用人时向后”,你对他有用,他敬你胜似父母。你对他无用,他对你弃如敝履。更何况幸灾乐祸、过河拆桥甚至落井下石者也大有人在。

面对“好人”,我们自然要以诚相待,倾心相交。面对“坏人”,我们也须得分清善恶,守住底线。

孔子谈论交友之道时也着重强调要学会甄选,所谓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”也就是“有益的朋友有三种,有害的朋友有三种。与正直的人交朋友,与诚实的人交朋友,与见闻、知识广博的人交朋友,是有好处的。与虚伪做作的人交朋友,与谄媚逢迎的人交朋友,与巧嘴利舌的人交朋友,是有害处的。”

诸葛亮在《前出师表》中提到的“亲贤臣、远小人”的原则也极为适合我们普通人的交友之道。

我们虽然不能像曾国藩一样总结出“八交九不交”,但是谁值得交往,我们就与谁多亲近,谁不值深交,我们就敬而远之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

所以再遇到“我对人实在,人却拿我当傻瓜”的时候,我们不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待人原则出了问题,而是应该好好琢磨一下自己看人的眼光。

用一句狂妄的话来总结,那便是“这个世界并不是谁都配成为我们的朋友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