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光第四支Heineken的时候,天色开始变暗,暗色里的他推门而来。
“雪下得可真不小!”他拍打掉粘得满身的积雪冲我一笑。
“走了很长的路来这里?”看着扑扑掉落的积雪份量,我弯下腰在份量同样不菲的整箱Heineken啤酒盒抽出一支,启开瓶盖后递过去。
他把厚厚的深灰色Timberland外套挂在衣架上,接过我手里的啤酒,道了声谢谢“路上遇到一对在风雪街头跳舞的情侣,忘我的跳着舞,让我忆起些自己的过去。”他放下已经见底的啤酒瓶“我自己拿咯?”第二支Heineken他并没有马上开启,拿在手里转动着瓶身,目光停留在未知的别处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“有些闷,等等。”接通电源后,我把《海上钢琴师》电影原声碟投入唱机“这个,可听过?”
他目光停留在未知的别处,似乎还在思考着什么。
我调整了一下条纹布面沙发里的身体,“那么,你走很远的路,路上看到些特殊场景并产生回忆,今天的谈话还可以继续?”
“哦,当然!”他意识到自己的失神,转过头对我说“那对风雪中舞着的情侣画面又出现了,想带我离开。”
我点燃一只Lucky  Strike香烟。空气中舒缓的流淌着《海上钢琴师》主题曲‘Lost Boys Calling’和袅袅上升的烟雾“离开?是去原点么?”
“方向还未曾预见。”他把玩着桌上的开瓶器“其实,那或许只是以幻象出现的画面片断,现在没法把握是否真看见过什么,最近总有一些不太真实的感觉在我大脑徘徊。”他起身在外套口袋拿来七星香烟回到沙发上“谈话开始吧!”

by  群友 关于猫的心态